欢迎访问美雅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 故事 > 文章正文

《霹雳侠影之轰动武林》经典影评有感

时间: 2020-01-24 15:00:58 | 来源: 美雅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霹雳侠影之轰动武林》经典影评有感

  《霹雳侠影之轰动武林》是一部由王嘉祥执导,黄文择口白主演的一部奇幻 / 武侠 / 古装类型的电影,特精心从网络上整理的一些观众的影评,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霹雳侠影之轰动武林》影评(一):观后感

  看完了轰动武林,总体来说这部剧还好,但是瑕疵太多,剧情砍线严重,后半段收线太粗暴,比如东皇是凋亡禁决幕后黑手竟然死的那么随便,死于决斗之中,这真不像一个阴谋野心家。朝天骄战云界也收的过于草率了。从刀剑春秋开始,官方走上了刻意卖腐赚钱的道路,我看的时候,弹幕都是在刷男男cp最琦、鷇余、焱无上和佛铸等等,现在官方为了吸引人气吸引腐女也已经拼了,而剧情却大打折扣。我是来看剧的,看剧情,不是来看你们刷腐的。这部剧我只喜欢超轶主这条线,确实比较感人,为天下苍生牺牲自我确实令人尊敬。还有大宗师古陵逝烟这个人物,这个反派塑造的不错,就是不知道后面会不会草率处理。还有国语版轰动武林中大宗师的配音不错。但是其他配音水平就有高有低了,大部分配音都显得年纪较轻,不太符合人物性格形象,还有有些地方配音没有显示出爆发力冲击力。感觉不太好。暂时就说这么多。

  《霹雳侠影之轰动武林》影评(二):轰动武林最后两章观后感

  最终两章超级精彩,萌点笑点爆料悬疑激情奸情江湖情,在铺垫了28集之后完美大爆发。

  重要的,最重要的,最后两章让观者品味到了雅致。

  最终两章的雅致,在宫无后和大宗师美艳绝杀,西宫吊影的冷眼旁观中;

  在一页书借着狂态和魔佛煮酒论英雄,惊煞世人的玄妙中;

  在剑之初穿着蓝色英雄大氅,淡定面对秦假仙将自己名字叫成剑布衣;

  在三分春色,剑子与龙宿的错身而过,剑子背着古尘剑,面貌却被头发挡住,阴影遮住了新面貌;

  在九千胜一身雪白,却深陷泥沼被割下双耳的凄凉故事里;

  还有那个骑着三轮童车的神童小四。

  看布袋戏看到的是偶。

  从手掌大小的偶,到现在已经半人多高,精美绝伦的偶,不算布袋戏的历史,霹雳布袋戏就已经有1800多集,很快就要到2000集了,也就是素还真出场快2000集了。

  出场1000集的时候,是在《龙城圣影》里,秦假仙在琉璃仙境一嗓子把正在原始林里和树藤作战的素还真喊回来,莫召奴、傲笑红尘、素续缘、叶小钗来庆祝他出场满1000集,送了礼物做纪念。同时庆祝出场1000集的屈世途得到了素还真送到礼物,一把万能螺丝刀。然后,素还真就回森林里继续跟树藤搏斗了。

  今天看戏很尽兴,想起了这个桥段。不知道出场2000集的时候有没有什么庆祝仪式?莫名其妙就期待起来了。

  光看偶,就会期待他拥有的故事,就如同见到一个特别的人,想和他交朋友一样。人们把佛像立在殿堂之上,向其祈祷,作用却在己心,听到祷告的不是神灵佛祖,而是自己。

  中国人明白这一点,所以供奉的神是人,是圣贤者。

  我们现在不再过度依赖信仰,但神像仍能使我们感到安慰。那些精美的偶,当看着他们的时候,渐渐投射了自己的心情,从木偶的脸上看到了表情,是自我内心深处的沟通。

  霹雳的剧情从来都少不了一体双魂的戏码,借此演绎人的纠结矛盾,情义取舍。

  霹雳的剧情也就从此少不了讨论正义的意义,取舍的代价。佛陀割肉喂鹰,是善是恶。佛者说是善。瞉音子反驳:佛讲因果,鹰从此伤人食肉,是恶果。裳璎珞讲了故事的背景:鹰、鸽子是神灵所化,目的是给佛陀考验。佛剑讲了自己的体悟:鹰吃了佛陀的肉,是否有所感悟,从此向善,还是为恶,要看它的造化;一个故事,看出善还是恶,要问心。

  宫无后在山洞里跟叶小钗坦然说自己是在玩火,他等着这一天。宫无后与大宗师的决斗,是非常精彩的一场武戏,配上音乐,风雅之极。

  将蝴蝶困住水晶球里,死了就把蝴蝶放在红烛里烧掉,以死掉蝴蝶的数量来计算日期,到了就是挑战和复仇的日子。

  剑之初在瀑布前与女琊交谈,请她教导殊十二剑法,特意提醒儿子不可辜负母亲留下的佩剑。此时的剑之初和他在枭皇论战里一样有宗师气派,父子俩经历了杀戮碎岛的变故,失了至亲,再次仗剑在手,为的是剑者时常说的那句处世标准:“我命在我不在天。”

  邪心魔佛也是百事经纶。一页书是行动派,最能体会力量的重要。他与魔佛煮酒论英雄,不知是要叙旧还是要切磋武艺,反正与信仰无关,更与阴谋算计无关。

  一页书说过:白莲之路,梵天护航。那是跟素还真打架打出来的友谊。

  在刀剑春秋,一页书初回归,就从天踦爵手里接过任务,他连问都不问就去做了。天踦和忘尘缘讨论妖界势力之后,让一页书到妖界作人质,他也毫不犹豫去了。在非马梦衢,一页书没有惊讶无梦生和天踦爵有一样的脸,而是说他眼里有太多压力,自己会无条件支持他。

  发狂后,无梦生拦住一页书去路,一页书问他是谁?无梦生竟然噎住无法回答。一页书冷笑,说他在路上和陌生人攀亲戚,有诈。

  这声冷笑,一页书忍太久了。

  他和天踦爵在天佛五封莲初见的时候,一页书就该拿拂尘敲天踦的脑袋:“小王八蛋,跟我面前还装!”

  九千胜就是绮罗生,不是转世,是缩小重新长大。那个站在山顶上向全世界宣布“九千胜是我的,我得不到谁也别想得到!”的变态叫暴雨心奴。

  比较倒霉的是绮罗生,好好的一个汉子,被各种倒贴各种追,还没办法拒绝,下一章妥妥变妹子。

  期待新的一档!!!叶小钗要多点儿戏份才好啊!!

  《霹雳侠影之轰动武林》影评(三):霹雳第4章观后感和剧透

  第4章很欢乐,没有囧得无下限的戏份,游戏中的合纵连横之势颇有看头,妖皇和超轶主的角色曲很好听。五大传奇的人脉关系正缓缓地推动事态发展,步香尘、葬云霄等变数却也渐渐浮现。

  《轰动武林》演到目前为止,剧情的布局安排是我个人很喜欢的。

  本档的故事分了三条线,明线是凋亡禁决这个游戏,是一线故事,新出场的大咖们在这一线里各展威能,争奇斗艳。第二线故事是暗线故事,以素还真为主角,在幕后运筹帷幄。第三线是隐线故事,一页书进入烽火关键修炼,待幕后黑手揭开之后,一页书会在关键时刻出现,全力一击。三条线索互相交织,彼此影响,形成一个势,而不是简单一个有起因经过结果的故事。

  本档的“势”,掩藏在佛乡的血泪之中。无梦生受一页书的委托,到天佛原乡查看,却见遍地尸骸。剩余没有战力的僧人或祷告上苍,或为逝者挽歌,只在一句“南无阿弥陀佛”中。无梦生见状,一滴眼泪滑过他冰冷的面庞。无梦生,有冷漠的表现,用疏远冰冷的外壳保护自己。不同于天踦爵用嬉笑调皮的外在,掩盖着消灭红潮、铲除血傀师的沉重责任;无梦生是个外冷内热的人。《刀剑春秋》中,天踦爵听闻佛剑分说死讯,悲痛得口吐鲜血,本章中,无梦生见佛乡凋零,一滴泪一声哀叹,都表达了素还真“莲心最苦”的悲悯。有了这刻骨的哀伤,他便放不下,哪怕一页书伤已痊愈,佛剑分说复活在即,素还真自顾不暇,却还化身无梦生留在江湖风浪中。无梦生轻松给妖皇设下圈套,借助妖皇之力查处佛乡遭劫的秘密。以他的经验智慧,轻松看穿黑狱暗界之间的裂隙,趁机挑拨离间,地狱变凭着超强的战斗力背叛妖皇成为黑狱新王,实际却被长于算计的暗尊操纵着。无梦生救回妖皇,趁机给四能童子上“腹黑”实践课——有点儿担忧这四个小孩长大后的世界观,肯定会像日月才子一样把互相拆台斗心机当生活情趣。

  无梦生作为一个合格神棍,最擅长牵引他人思路。妖皇复活后问他:“是你救的我?”无梦生答:“是,也不是。”(这可能是无梦生的口头语,上周就出现过。)然后是一大套运势、宿命的理论,把妖皇完全绕蒙了。明明是无梦生偷看了剧本,借机给妖皇下套,却说成了妖皇应了自己造下的罪孽。又把危机给妖皇看,让无神论者妖皇坠神阙,从此将无梦生奉为忠诚的朋友,神通的智者。阳光明媚的午后,非马梦衢素雅的茶台前,无梦生亲手泡了松露茶款待妖皇,妖皇将黑狱、战云界与佛乡的历史和盘托出,是对救命之恩的报答,也是为自己留出余地。妖皇重新开始游戏,他马上找上暗尊一绝高下。无梦生则开始着手拉拢第二个合作伙伴,战云界。本章末尾,无梦生翩然降临战云界,念出他不可一世的诗号:非吾小天下,才高而已;非吾纵古今,时赋而已;非吾睨九州,宏观而已;三非焉罪?无梦至胜。

  战云界的御宇天骄对游戏的态度比较敷衍,他明白通过游戏获得苦境统治权不现实,但又跃跃欲试地想借此同苦境高手过招,先是找上东皇,接着是南冕。他与佛乡绑架南冕超轶主的亲信和兄弟,却没按照约定下杀招。意琦行为了救出绮罗生答应回归战云界,但裁令主让他找回阴元表示忠心。阴元附在雪獒身上,意琦行不忍杀放它离开山洞。尾随而至的御宇天骄打昏了雪獒,要替意琦行下杀手,两人言语不合打斗起来。关键时刻,老狗带着绮罗生出现。这热闹的一家子算是凑齐,如果四个人要是联手,游戏怕是进行不下去了,老狗拴着绮罗生追狗,狗保护意琦行,御宇天骄追着意琦行,意琦行追着他的兄弟,两个辟命敌一个追亡狩,没一个认真玩游戏的。绮罗生跟着老狗受了3章的罪,本章终于缓和了,两人一起坐在聊天,老狗引起了绮罗生的好奇心,被问了很多问题,“你哭了吗?”“热得流汗为什么不摘掉面具。”“你为什么要吃掉超轶主的信?”“小蜜桃是谁?”

  参加过上一档的游戏的五大传奇,东皇威武气势,南冕果断深沉,北狗散发着野兽的狂放,中狂貌似不可捉摸却心里有谱。故去的西幽留着一丝哀怨在人间飘荡,逝者的怨念却牵动着幸存者的心绪,中狂与西幽是夫妻,南冕东皇为了给西幽交代宁可开罪清霜台这位傲气强势的女先天。西幽的怨念,透过她的女儿欹月寒在人间飘荡着,似乎比活着的人更有力量更决绝。欹月寒是用毒高手,她为了母亲要查出凋亡禁决的决心是最强的。东皇南冕同样要调查游戏幕后黑手,他们正试探各方势力,想找出追亡狩的名单,并找出游戏幕后的操纵者。

  东皇南冕参加游戏不为宝藏,只为寻找幕后黑手。中狂颠不乱参加游戏只为猎杀,但总感觉他隐藏了很深的心思。黑狱暗届参加游戏是为了推翻妖皇,改朝换代找借口,并趁乱到佛乡复活暗届之王。认真玩游戏的葬刀会被妖皇灭团,唯一幸存的小兵正在被秦假仙用狼牙棒严刑拷打外加爆菊,化成光点的业途灵扮圣母,说什么好残忍啊,好可怕啊,其实看老秦揍人他最开心了。没准秦假仙拿着一堆假冒的钥匙,收拢葬刀会的残兵,四下闯荡闯荡就能赢得金币。同样认真玩游戏的佛乡,先被老狗砍,又被南冕揍,完全占不到便宜,只能到处拉同伙,没准最后就会和地狱变合作了。上一次游戏,猎人最后反而被猎杀,这一次游戏不知会怎样波折。

  期待下一章。

  《霹雳侠影之轰动武林》影评(四):告别意琦行

  意琦行相关音乐如下:

  《绝代剑宿》尘外孤标意琦行 《霹雳战元史之动机风云 剧集原声带 贰》

  http://www.xiami.com/song/1771497577

  《醉寒江》意琦行与绮罗生之歌 《霹雳惊鸿之刀剑春秋 剧集原声带》

  http://www.xiami.com/song/1771561818

  《亦狂亦侠亦超尘》意琦行气势曲 《霹雳战元史之动机风云 剧集原声带 贰》

  http://www.xiami.com/song/1771497588

  《春秋剑锋》 意琦行复仇之火 《霹雳惊鸿之刀剑春秋剧集原声带 贰》

  http://www.xiami.com/song/1771662015

  《通天道》通天道场景曲 《霹雳英雄音乐精选四十》

  http://www.xiami.com/song/1771561829

  如果说怨念也是霹雳精神,悲情是剑侠情怀的底色,那么,每一位行走在江湖路上的侠客都做好了孤独求败的心理准备,所以一旦因缘结交了知己朋友,有了相伴左右的情侣,都会格外珍惜。侠客们重情重义,也懂得情义在彼此心中的重要。

  《轰动武林》第6章,意琦行回归战云界,从武林侠客到统军将领,从孤傲潇洒的先天高人成为肩负责任和荣耀的战神。有趣的是,《轰动武林》的故事主线讲的是时间,同样的人,在不同的时光中,展现不同的身份和心境。《枭皇论战》中的帝如来、鬼如来,《霹雳迷城》的一步莲华、袭灭天来,《剑踪》的一剑封禅、吞佛童子,等等都是一人双身份,这些角色都是两个身份互相排斥,甚至杀掉过往的自己。绝代天骄和意琦行是不能分割的一个人,他哀伤却不追悔,更不用质疑本心,人生喜乐都是他难以忘怀的经历。

  素还真以无梦生的身份布局,安慰意琦行时,换成了天踦爵的身份——素还真的本身滞留时间之城,他在不同时间遇见的人和事要以不同的身份对应,好像轮回中的同一个灵魂。意琦行对未来很迷茫,是因为他无法舍下过往。劝慰过他,为他出谋划策的天踦爵让他振作,要他向前看。天踦反问:难道回到战云界,意琦行的侠义之心就消失了?他还有绮罗生和天踦爵等朋友,不能辜负朋友们的期待,更要承担起对亡者的责任。

  说起对亡者的责任,偏偏想起吞佛童子——踩着朋友尸体上位的心机魔。吞佛童子杀了剑雪之后,打开魔界之路,荣耀地回归。他后来再也没提过剑雪一个字,但绿色的草叶,爱提问的霄,硬骨少年天草,都让他想起剑雪。在吞佛童子最后决定背离魔界时,想的最多的是剑雪对一剑封禅讲的“未来”。

  御宇天骄为了战云界的未来,保住意琦行的命,甘愿替死。意琦行痛心疾首,却也心灰意冷,因为他面前是鬼荒地狱变这个强敌,无法一人打败。意琦行武魂高傲,为了替绮罗生了解麻烦,独自挑战帝祸邪九世,称之为“荣耀”。如今,挚友和同侪死于地狱变,他只能埋葬他们,却无法复仇。经过天踦爵的布局,他与绮罗生、一路禅共战地狱变,终于为好友报仇。意琦行如释重负,对一路禅的帮助万分感激,屈膝请求一路禅原谅自己杀烈武坛兄弟的过错。

  这个桥段中意琦行下巴上的胡茬,表现了他的颓废。同样的颓废,在玉辞心死后,剑之初也一脸胡茬儿地在墓前喝闷酒。《枭皇论战》中,我非常喜欢玉辞心、剑之初这对夫妻,曾经幻想剑之初能放弃隐士的自由,为了爱情忍下过往恩怨,继承杀戮碎岛的皇位,玉辞心隐居幕后,这样就能避免了因玉辞心隐瞒女性身份引发的政变和屠杀,还能保住一对儿双胞胎儿子的周全。但剧情向着极端发展,杀戮碎岛因玉辞心的偏激覆灭,剑之初眼睁睁地看着妻子惨死面前。

  意琦行其实遇到了和剑之初类似的情况,他要从无法掌控的局势下救回绮罗生,唯一的办法是恢复绝代天骄的战将身份,掌握权力。后来,韧性极强的绮罗生寻到了求生的方法,绮罗生的聪明和善解人意没有给意琦行增添负担。但御宇天骄的死,战云界的面临的劫难,却让意琦行的回归落实。

  回想初登场的意琦行,规矩又多又严格,当剧情发展到他为了绮罗生破例,观众们笑了,狂傲的绝代剑宿终于露出了他的短板。

  两人对彼此毫无保留的友情在霹雳世界中非常稀少,能持续三档,两人都还活着就更罕见了,墨尘音和赭衫君、一步莲华和善法天子,感情都好,就是其中之一早早去世,好友间的沟通没有太多表现。

  情感这种不可捉摸的东西,经受不住现实的考验。清霜台因超轶主留有秘密斩断情义,欹月寒不顾葬云霄的牺牲一味赌气,戚太祖与超轶主表面和气但背地里暗藏心计。意琦行和绮罗生能相互坦诚,有了误会也能很巧妙,很成熟地给对方解释。他们是同修,赞赏彼此的战魂武魄,他们说:“为了你,我愿与天下为敌。” 更多时候,相知的好友总有一个故去,留下遗憾和悲伤。绮罗生却对意琦行说:“我不能死,因为我死了,你会为我复仇到死为止。”

  《轰动武林》第6章,意琦行回归战云界,两人暂时分别了,意琦行的身份也暂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绝大天骄,同样的面容,换上了华丽冰冷的铠甲,白色和淡蓝色的装束,象征着绝代天骄冰冷决绝的性格。期望有朝一日,白衣沽酒绮罗生带着雪脯酒到战云界探望兄弟,再次唤出意琦行的名字。绝代天骄头盔摘下时,冰冷的面容上会泛起红润。

  《霹雳侠影之轰动武林》影评(五):序章观后感

  序幕是过渡段,有五六场武斗,渐渐将武林中的局势讲明,新出场的五位高手以及他们的后人在错综复杂的关系中,与敌人与战友都有着微妙的感情,战局开始了,谁能成为最后的赢家?

  虽然本章第一场战斗是血傀师与素还真的决斗,但我还是先从关系最简单的武道七修与恶鬼三凶的战斗开始讲吧。

  七修与三凶是宿敌,多年前曾决斗过,三凶的拥有者被打败。鬼言使用方法被外七修掌握;鬼瞳由一留衣带入中阴界,被缎君衡拿去移植在重伤的黑色十九身上,十九得以延命;鬼手则被藏在叫唤渊薮,由意琦行看守,剑宿在渊顶留下“红炉点雪”,任何会武功的闯入者都会中招,三十天后断首。

  上一代地狱变鬼王和击风族鹰后相恋,将三凶分离,战斗力降低后被七修杀掉。鹰后生下女儿死与绮罗生箭下——绮罗生受策梦侯蒙蔽发箭,以为只是单纯的射猎。鬼王鹰后的独生女明月不夜羽本想脱离鹰族,她不了解自己的身世,受不了夜间变身怪物的折磨自杀后重生,在血傀师的帮助下重新聚齐三凶与一身,为了报当年杀父杀母之仇,与七修决斗。本章中,七修之首绝代剑宿意琦行与太羽惊鸿一留衣与地狱变决斗,因白衣沽酒绮罗生没有赴约,一留衣知道好友一定是受到强敌拦截,不由得心神不宁。两人不敌地狱变,一留衣战死,意琦行战败。

  迟到的绮罗生赶到时,眼前已是惨败的局面。他打败了学习了《蚀剑刀谱》的痕江月,被写这本刀谱的老狗拦路缠斗,因为心思在兄弟身上,无法全心战斗。最后绮罗生的一臂一足受伤,失去战斗力,竟然跪下叩头请求放行去营救兄弟,磕头如鸡啄米,血流如注。

  老狗发觉了绮罗生有趣之处,扰乱七修与三凶的战局,打退地狱变,心思却全在绮罗生身上。他带走了绮罗生,对意琦行说,因为救了意琦行的命,绮罗生愿意做他的狗。骄傲的武道七修何曾受到如此羞辱,跪倒在地的意琦行、满身污垢垂头握拳的绮罗生都要重新评估自己在武林中的地位了,在他们面前的是从未遇见过的强敌。

  独自埋葬了好友的意琦行,大脑被天之厉的意识控制,向战云界交出了藏匿已久的“晶元”。战云界的御宇天骄见他情况异常,却不动声色地接下晶元,并计划着让意琦行回归战云界。遂与黑狱妖皇、地狱变先后约战。

  困在老狗身边的绮罗生不明白老狗的用意,以为他和之前的敌人一样都是来寻仇的。但老狗与他们不同,他没有目的,治好了绮罗生的伤二度约战。绮罗生又被砍得遍体鳞伤。这个漫长的调教训练才刚刚开始。

  本档有五位高人出现,似乎是仿照了金庸武侠的“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对照出现了“东皇南冕西幽北狗中癫狂”。

  东皇和南冕是一对好朋友,每年约一个日子对决比试,两人尽全力出招却不会杀了对方。两人为了争夺某物决斗,南冕伤到卧床五十年,东皇被南冕关了五十年。南冕的伤被策梦侯治好后,将东皇放出,两人默契地按老规矩在约定的日子比武,还交换情报“我的兄弟被老狗刀法杀了,你的徒孙也被老狗刀法杀了?”

  序幕中,东皇作为武道七修创始者,找到南冕超轶主,两人对话完全是老友见面的感觉,南冕问东皇:“什么风把你吹来了。”东皇说他为了战死的一留衣要和地狱变会战,并说了老狗重出武林,兽花绮罗生跟在他身边。南冕听说,知道绮罗生有苦头吃,想着绮罗生救过兽花老者,修书一封,让人带给老狗,希望能放绮罗生自由。

  绮罗生为七修刀者,身兼奇花八部的兽花。七修创始者戚太祖东皇,提起绮罗生叫他“兽花”,说什么“有兽花跟在老狗身边”等等。绮罗生出场时间也算不短,除了贴吧里的观众,还没什么人单独用“兽花”称呼绮罗生,起码七修都是叫他的名字,仇敌葬刀会叫他“江山快手”。毕竟“兽花”只是背上的牡丹纹身,不是全部的绮罗生。东皇在这些小事上也能显出他的特立独行来。

  之前东皇吊唁西幽,被西幽的后人逼着喝毒酒。同样遭到此种待遇的南冕痛快地喝了,回忆了当年往事之后被解毒。东皇却拒绝喝毒酒,说这杯毒酒不能代表他们和西幽的友情,说明不了什么。

  在片尾曲中看到,西幽和中狂颠不乱是一对,他们是有孩子的,就是毒妹子。颠不乱和葬云宵换心,葬云霄和毒妹子是情侣。颠不乱和葬云霄是翁婿。怪不得他们俩会换心,里面是有这些牵连的。

  当年的凋亡禁决(类似大逃杀之类的死亡狩猎游戏),五位高人都有参加,似乎老狗是猎人,另外四位高手是冲到最后关口幸存下来的猎物。西幽为了战友独自喝下最后关口的毒酒,战死沙场。

  在东皇的指引下,毒妹子找上当年设毒酒的怪医。怪医对西幽后人的来访早有准备。怪医是清霜台的弟弟,清霜台和南冕曾是情侣。

  与故事哥、审座和烈武坛很多过往的风雪一路禅与清霜台女先天是旧识。他又与绮罗生有恩怨。一路禅持有的忘巧云戟代表汗族,是毒妹子的死敌。其实他也是很多事件的链接人物,容易成为焦点,但因为他不爱争强,克制自己的情绪,所以能休养生息到现在,没被虐的很惨。

  (性格原因是从剧情的角度分析,本质的原因是因为一路禅的偶没有绮罗生的水,所以排不上戏吧?呵呵)

  老狗现在调教的绮罗生,是东皇武学的传人,老狗虐待绮罗生,等于和武道七修较劲。

  四位高手中,一个疯子一个狂人,肯定还会暗藏一位阴谋家和一个被阴死的人,猜不出他们的后续发展。

  武林江湖的残酷杀戮游戏不仅有武林中的人类参与,无始暗界的妖也参与了。

  关于凋亡禁决的话题,是黑狱妖皇和暗界界主之间谈起的。地狱变被老狗破了鬼言,回到黑狱。暗界提起老狗异常愤怒,因为当年被他捕杀了不少妖族。暗界界主说起人类的残忍冷酷,没有得到妖皇的赞同,反而奚落他是被利益诱惑,却没得到理想的价码,不甘心才说人类比妖族更恶劣。妖皇现在掌握着地狱变这员大将,将佛剑分说的遗骨修炼成佛骨妖兵,还想提高战斗力,追捕一页书。

  前往春宵幽梦楼的治病的一页书被妖兵围困,危急时刻树林里一道白光亮起,白雾弥漫,狂放的刀气射出,尽灭妖兵。

  秦假仙兴奋地说:“这狂放的刀气,这从脚底板凉起来的感动,是他,一定是他!”透露这个隐藏的保护者是叶小钗。但鉴于秦假仙在《刀剑春秋》开篇时曾误导观众,让大家以为盛年华是莲花生的意思,是素还真的化身。所以对他这次的说法,还是保留看法吧。毕竟在霹雳世界里,能使用心剑,放剑气刀气杀人的武者也不只叶小钗一位。

  为一页书治病的步香尘似乎很喜欢调戏和尚,慧座被她睡了,一页书被她看光。一页书出场有一千集了吧?记得他在老剧里出场不久,灵识附在紫锦囊身上,被一位热恋他的师太追得满大街跑,还要解开衣服验身——紫锦囊是师太的情人,一页书不承认自己是紫锦囊,师太提出他身上有块痣可以证明身份——这是一页书唯一一次惹上烂桃花。

  其实,一页书可以回一句或者默念一句:“大家都是汉子,看了也无所谓。”来缓解尴尬气氛。因为天踦爵知道步香尘是策梦侯,霹雳世界里首位变性人。一页书应该治疗的详细情况。但一页书只是默默地垂下眼帘,显得睫毛好长,表情好无辜。

  (掀桌)

  虽然不能亲自送一页书去治病,但天踦爵消失前将事情托付给秦假仙。

  在《刀剑春秋》中,天踦爵与血傀师的不断交战,甚至交易合作,到最后,血傀师死前,抓着他的袖子,非要见他的真面目不可。素还真现身了。血傀师口吐鲜血,“果然是你,素还真。”说罢,他死在自己的罪孽之下,灵魂回归到逸踪踪主的时候,在另一个世界等着与他团圆的是他的女儿和妻子。老年的孤独真的很痛苦,像刀子一样每天剌一刀。当初也许他只是想找个自我了断性命的办法,却意外地在圣魔之力的指引下,被黑暗吸引,翻开了圣魔元史,变异为丑陋的鬼知神觉。他将自己的痛苦加诸在无辜者身上,疯狂地报复社会。替他承受罪孽的却是善良的人,比如推着日冕的素还真。他被钩子穿透琵琶骨,推的是一段段的劫数。

  “看莽莽红尘,谁将韶光偷换,人也好,魂也罢,不过一抹塘荷影。”素还真念着这句诗消失了,秦假仙在他身后大叫他的名字,也不能换他回头看一眼。因为他的心太软了,不忍看到老朋友送别的眼泪,不忍看到任何的人间悲剧。就算是血傀师死,素还真也会有一声哀叹。秦假仙追上来,不见素还真的身影,急得跺脚。好在业途灵提醒他找回危机、动机忏。之后血傀师被雷击中,尸体化为乌有。身处云端的素还真又是一声长叹。他的本体被困在巨大的日冕里,备受酷刑折磨,而他的魂魄,化为三鱼无梦生,继续在武林行走。

  小鬼头、小狐、灵儿、封丹四个小孩在无梦生的床头守着一盆炭火。他们的任务是保持火焰不灭。小狐说话带着魔王子的感觉,喜欢酷酷地吐槽,小鬼头是个阳光大眼睛的正太,灵儿显得柔弱却很成熟,封丹施展了道家法术。真期待他们长大啊。

  无梦生的床上挂着标记着“子丑寅卯”等字样的十二个时辰的帘子,一阵风吹过,将帘子吹动。魂魄在火光的指引下回归了。无梦生念着“看莽莽红尘,谁将韶光偷换,人也好,魂也罢,不过一抹塘荷影。”的诗,出现在秦假仙和屈世途面前。

  众人“啊”一声,秦假仙手里的布包掉落地上,无梦生将布包捡起。秦假仙问:“跛脚仔,你在搞什么鬼啊?”

  无梦生说他不是跛脚的天踦爵,“人世间有三个人长着一样的面孔。”他这样向众人解释。这句著名的台词是在《霹雳迷城》里,素还真和谈无欲战死魔界,风火水三莲出现,风莲没有素还真的记忆,只认为风莲是风莲,他跟火莲、水莲是“世间长着一样面孔的三个人”,顶多是失散多年的三胞胎,加上躺棺材里是素还真是四胞胎……。看风莲把“三个人一样面孔”的道理讲得跟真理常识一样,很搞笑。这个台词在朱闻苍日与箫中剑游山玩水巧遇秦假仙时也说过。当时,秦假仙找箫中剑,箫中剑以空谷残声身份复活,不记得秦假仙。朱闻苍日用这句台词打圆场,说秦假仙认错人了。

  无梦生向众人解释完,又向秦假仙说明了春宵楼的方位,交给他阴铁,才请出一页书。一页书只看到那张熟悉的面孔换了身白色的装束,其余变化没在他眼前出现,所以没多问,急忙去治病了。如果一页书发现了素还真的变化,或者听秦假仙说了天踦爵的事情,一定会着急吧?大概连病都不看了,逼着素还真说出他被时间限制的真相。

  素还真对接下来的任务胸有成竹,首要任务是复活佛剑,让慧座去寻找中阴界的不笑夫人。他劝慧座破戒时,不像在开玩笑,难道已经知道步香尘和慧作的事情了?还是因为“慧座”这个名字和“会做”是一个发音,破戒是迟早的事情?

  接下来的故事好像充满了黄色笑话。真怀疑现在的编剧以前是写耽美同人小说的。

  期待下一章。

文章标题: 《霹雳侠影之轰动武林》经典影评有感
文章地址: http://www./gushi/109994.html
文章标签:影评  轰动  霹雳
Top